为什么创投圈抛弃万亿规模的餐饮业?

创投圈正在逃离餐饮行业。

去年底,饭桌君碰上不少投资过餐饮项目的投资人,说起餐饮行业直摇头。明着会说,这个行业项目众多,还在看,只是投的少。

关了录音笔,却长叹口气,表示已换了赛道。

餐饮成为投资风口也就是这三年的事,理由众所周知,外卖行业爆发了。

只是风吹得不久,2016年的餐饮投资案例数量陡然比2015年少了一半。

5年融资案数量

▲5年融资案数量(根据IT桔子等公开信息整理)

资本市场趋于保守和收缩自不必谈,说实在的,餐饮案子回报达不到预期,更让不少投资人吃了哑巴亏。

投外卖/新餐饮品牌的,发现增长慢、回报低;投供应链的,发现这是个无底洞,烧钱无数,却并没有用规模换来盈利;投ERP/SaaS的,发现这个市场准入门槛低,普遍技术弱,供需都极分散,很难用规模换效益。

“我们觉得买贵了,就一定有人觉得挣了的,”有做VC的投资人这么说。“有些创业者几十万搞一家餐馆,写个好看的BP,融个几百万,简直是白得的,你觉得他们亏么?”

饭桌君特意检索了两年来所有的餐饮融资案子,发现这两年投资过亿、过千万(人民币)项目的类型分布,主要集中在外卖、供应链、ERP/SaaS这三个领域,这三个领域也已经变成了巨头和巨额资本之间争夺的主战场。

2015、2016融资过亿的案子

▲2015、2016融资过亿的案子

2015、2016融资过千万的案子

▲2015、2016融资过千万的案子

餐饮对于创投机构而言到底是怎样一个坑,且听饭桌君从这三个领域一一道来。

餐饮的投资回报太低了

“一个餐馆变两个餐馆,那叫翻倍增长,10家餐馆变11家餐馆,你会有感觉么?”一投资人反问饭桌君。

一年开出20家店,对于餐馆生意,这个速度真不慢了,可一算账,一年营收两三千万,毛利也就几百万,这回报率对于VC真没那么理想。

“某种程度上,(餐饮项目)估值两年翻一番,算没亏吧。”他斟酌了一下说。

对于VC们来说,募资成本就20~30%,“VC不愿意把钱投到年化20%-30%回报的资管生意上”这位投资人继续道。

更何况,这两年房租猛涨,用工成本猛增,两者各占到了餐馆整个成本结构的30%。经常有餐馆老板吐槽,辛辛苦苦忙活一年,一算账,原来是给房东打工。

某集中投过不少餐饮项目的投资机构,两年前就将视线从餐饮行业挪开了,理由也是,成本恶化太快。

整体而言,餐饮行业门槛低、回报低,周期长,很难形成规模化优势。世界500强里,只有一家餐饮品牌上榜,就是麦当劳。

“投资来讲,还是应该投更快、更大的生意,我赌一堆慢慢成长的企业,时间花这上面不值得。”这位投资人总结道。

真金白银的付出过教训后,他意识到,必须去那些高门槛、更容易形成垄断的行业去寻找投资标的,比如医疗。

做外卖的,成本没有消失,只是转移

实体餐饮模式重,外卖应该轻吧,至少省去房租和选址压力,还能少雇几个人。

故事都是这么讲,谁知外卖也是坑。

很多外卖新品牌,因为没玩懂成本结构,迅速死去。

想做个纯外卖的品牌,先问问你能不能在外卖平台APP上占据一个有利位置,或是能自带线上吸粉能力。

2016年,外卖平台进入饿了么、美团、百度外卖三家PK的寡头竞争时代。各大平台上的流量变成了日渐稀缺的昂贵资源。

品牌建设也是个问题。“对于我们而言,平台拿走30%的分成不是问题,用户不接受自己才是大问题。”有外卖创业者苦恼表示。

去年315央视曝光饿了么上的一堆小作坊外卖品牌,重创了只做外卖,没有实体店的创业者。

与此同时,像西贝、外婆家这样的餐饮大品牌也被拉到线上,取得优势位置,用户迅速转移过去。这逻辑类似于阿里巴巴扶植的淘品牌,当传统大品牌一一被搬到线上,而淘品牌并没有明显价格优势的时候,淘品牌出现增长乏力。

为了建构品牌认知,实体店面几乎是必须的。而且,线上打品牌的红利期也基本结束了。

于是,2016年开始,一些创业者选择在热门地段附近的低房租区域,选个小门脸,摆上几张桌子提供堂食,最重要的是辐射周边区域做外卖。

所以,即使是外卖,模式也无法轻快。前店后厨里全是管控小细节,一个食品安全问题,就可能满盘皆输。

黄太吉、雕爷牛腩、西少爷、人人湘、伏牛堂们,的确曾趁着微博社交媒体红利打造出品牌。但传统餐饮人会跌的坑,他们一个都没绕过去。

饭桌君听说,遇见小面的宋吉最近又回到自家的后厨开始扫地练内功了。

2014-2016获得融资的外卖平台及外卖品牌数量

▲2014-2016获得融资的外卖平台及外卖品牌数量

中央厨房的诅咒

这两年,还有一类餐饮创业者,知道开餐馆的BP对投资人不够性感,就猛打中央厨房牌。

黄太吉用中央厨房、打造第三方供应链和外卖平台的概念,在2015年资本寒冬刚来临时,融到了一个亿。然而,不到一年,就被中央厨房和外卖平台拖进了深渊。

去年9月,黄太吉关闭了一半的大型工厂店,平均每家500平米以上,赫畅在公开信中自述:”开销及成本大,既然业务结构不合理,没有必要保留,必然关掉。”

其实,自赫畅宣告要大建中央厨房,餐饮行业老兵们欲言又止或者坐等看笑话。

早在2014年,为了促进餐饮行业的标准化和规模化,政府大举鼓励餐饮企业建中央厨房,还以极为优惠的价格批地、给政策,当时各地兴建了一批中央厨房产业园。

饭桌君听说,一些有雄心的餐饮老板拿到了地,上马了最先进的生产线,一心对标美国供应链巨头Sysco,想要一年数百亿的产值。

然而,工厂建起来了,却发现产能过剩——自有门店用不完,开店速度跟不上,想给其他餐馆提供服务却找不到客户,不得不拆掉多条生产线。

中央厨房其实是个专门生意,需要的是工厂思维和开拓B端客户的市场推广能力。餐馆经营和工厂管理一起做,基本左右手互搏。

海底捞就把供应链公司蜀海拆出来专门做,想上市,过程很难,但餐馆客户在增加。

可对于VC们而言,中央厨房模式重、投资周期长,客户极其分散,想短时间烧出个巨头,没可能。

食材供应链,20亿烧出去,还是亏亏亏

中国餐饮业想成规模、标准化,食材供应链的巨头理论上是一定要出来一家的。

想必,投资人的逻辑也是这样,烧钱堆出个巨头,找出一个中国的Sysco。放眼整个餐饮大赛道,也只有供应链动辄融资过亿。

可现状呢?

进入2016年不久,2015年还都拿到融资的大厨网、食材管家等自营重模式供应链玩家接连倒下,链农从自营重模式转型做平台模式(也称轻模式),饭店联盟也支撑不下去了,被美菜收购。同时饿了么以“有菜”商城切入市场,选择的是轻模式。

然而就算是行业老大,重模式的美菜,已经累计融了20亿,也做得特别苦。“美菜的核心故事是规模化再盈利,可目前看美菜再放量十倍,盈利都看不见。”有食材供应链领域观察者说。

问题在于,首先餐饮B端用户的原材料购买习惯就不好养成,餐饮行业的主流是夫妻老婆店,买菜的都是自己家亲戚,偶尔从中渔利也不好说什么,你要用供应链革他们的命,先看亲戚们答应不答应。

据饭桌君了解,美菜曾考虑迅速盈利,为此悄悄给老客户提价,结果是老客户果断离去,大不了再回归菜市场,对于餐馆老板而言,真的是切换成本太低了。

据大众点评统计,中国有约350万家餐馆,数字不算小,但其中大多是小散,盈利能力差、付费能力弱。美菜做这些人的生意,客单价不过200上下,可美菜每单的人工、物流、耗损成本都基本把这个价格给覆盖了,怎么能赚到钱?

未来,中国餐饮业的集中度一定会慢慢上升,届时才能有供应链玩家更大的机会。

餐饮ERP/SaaS,你真的会嫌它low

饭桌君综合IT桔子和其他公开渠道的融资信息发现,5年来,有融资记录的ERP/SaaS供应商一共有29家,融到B轮及以上的ERP/SaaS供应商只有有6家。

必须承认,餐饮是个门槛很低的行业,高度分散,高度竞争,速生速灭,很难形成垄断。

于是乎,服务于这个行业的ERP/SaaS商家也有着类似餐饮的特征,技术门槛很低,分散度高——全国有两万多家做餐饮ERP/SaaS软件的商家。他们的困境也是,如何能圈到最够数量的用户。

据饭桌君了解,美团和大众点评没合并之前,就各自投资过一些行业里有些名声的ERP/SaaS企业,但对于他们的成长速度,吸纳用户的能力,仍不满意。

于是,2016年下半年,美团点评自推餐饮开放平台,欢迎广大ERP/SaaS供应商接入,随后又成立规模2000人的餐饮生态业务部,负责销售符合其标准的餐饮软件。

美团点评所谓的互联网下半场,其中一个重要组成就是统一餐饮ERP/SaaS江湖,从中盈利,并能获取餐饮企业后台经营数据。

有餐饮老炮就评价,美团这事有点悬。“大型餐饮集团不会跟美团玩,因为自己就有管理软件系统,切换系统的成本非常高,而且为什么要让美团看到自己家的各种经营数据?”他反问。

“美团只能团结抗风险能力很低的中小餐饮商户,但这些人的问题是,太分散了,要花很大的力气来做推广。”所以,为此,美团还要专门搭建2000人的销售团队。

除了美团,阿里和腾讯也都各自扶植了一批餐饮ERP/SaaS软件企业,对于流量巨头们而言,餐饮是重要的服务场景,出于战略考虑也要出手。

但对于一般投资人而说,餐饮ERP/SaaS这个行业也是不够性感。

结语

有VC总结,餐饮行业不适合股权投资,众筹、债权投资还相对好些。

某投资人最后干脆总结道:“同样花心血,还是希望播种一个长得快有爆发力的。餐饮的好处是大家都能活着,都不差,但是你从第一天开始你就知道长不成一个巨头。”

大概,餐饮这条赛道上,还是更适合骆驼型的公司和有耐心的投资人吧。

点赞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