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估虞锋:马云的神队友和云锋基金的运作

作为与马云并肩战斗的队友,时常处于公众视线之外的虞锋,已是投资和创富领域难以忽视的存在。粗略算来,在通过创办聚众传媒收获第一桶金16亿元之外,虞锋通过参股华谊兄弟收获约10亿元,通过铼钸投资持有的世纪游轮股权账面市值96亿元,再加上在蚂蚁金服中的间接持股估值15亿元,在云锋金融中的持股市值30.57亿元,以及在云锋各基金中可以体现的GP分成及LP收益,估计虞锋的财富值在200亿元之上。

目前来看,云锋基金的整体回报超过行业平均水平——云锋1期美元基金中可追溯的项目成本合计37.3亿元,已回收160.8亿元,退出项目回报倍数为3.31倍;2期美元及人民币基金所投资的已上市项目成本合计33.7亿元,项目现值为125亿元,账面回报倍数为2.71倍——而且其基金存续期长达10年,还有充分的回报周期。

云锋基金的LP名流济济,涵盖2017新财富500富人榜上20名富人,他们的身家合计超过7000亿元,而云锋LP所控制的上市公司市值更超过5万亿元。这些都构成了云锋基金布局落子的生态圈。假以时日,这家拥有草根PE无法比拟资源的基金,或有更令人瞩目的表现;何况,云锋基金与阿里系联系密切,其目前的回报主力项目阿里巴巴、中信21世纪、圆通速递等均与阿里系相关。

如今,随着虞锋亲自掌控港股上市公司云锋金融,未来,他无疑还有峥嵘岁月可以期待。

作者:陶娟

来源:新财富plus(ID:xcfplus)

虞锋身上,有两大标签:聚众传媒创始人,云锋基金创始人。如今,聚众早被分众湮没,云锋却仍锋头十足,播云布雨。

尽管云锋基金无论投资何种项目,媒体时常都冠以“马云看中,马云青睐”之语,但在云锋的国度里,虞锋,应当才是那个握有更高话语权和收益分成份额的人。云锋基金的GP份额中,马云和虞锋是四六开,马云占40%,虞锋占60%。

从创业家到投资家

在从创业者到投资人的身份切换中,作为与马云并肩战斗的队友,复旦大学哲学硕士出身的虞锋,时常处于公众视线之外,却从聚众时代起,就是一个难以忽视的存在。

聚众与分众

2006年1月,聚众传媒已经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提交了招股资料,作为聚众创始人的虞锋离“美股上市公司董事长”的光环只差了临门一脚,他却坐下来和江南春谈了谈。这位分众传媒的创始人,和虞锋共同开创了户外媒体这样一个全新的行业,也是他最大的对手。2006年1月8日,分众传媒与聚众传媒达成协议,分众以支付9400万美元现金以及2.31亿美元新发行股票的对价,取得聚众传媒100%股权。

在上市这个节骨眼上,放弃去纳斯达克敲钟的荣誉,一般人是做不到的。虞锋曾有过解释,“上市了拿了钱是可以继续打下去,个人的名誉很好听,但是企业的发展会受到很大的压力,双方都会受到很大的压力,上市的目的是什么?中国这个行业的发展最后要走到哪里去?”在经历数年高速扩张之后,分众和聚众已成为户外显示广告行业的老大和老二,但彼此间的竞争也日趋激烈,聚众若选择上市,融资后的唯一选择还是继续烧钱对抗,在商业的逻辑下,和比战好。

这一幕,在此后中国的市场上也并不鲜见——滴滴优步合并,美团大众点评合并等。而论及细分领域两大寡头的合并重整,当年有此胆识的虞江二人乃至他们背后的资本推手,或算得上这一路径的中国开山者。

不会为了上市而上市,轰轰烈烈不如冷静抉择,这一权衡足以折射出虞锋理性的一面,这一特质将继续洞穿他以后的岁月。

合并后,虞锋成为了分众的联席董事长,根据分众2005年年报(2006年6月2日披露,此时合并交易已完成),虞锋一度持有分众6.8%股权,按2006年6月2日分众25.3亿美元市值计算,虞锋所持股权市值约1.72亿美元,按彼时汇率计算折合人民币13.76亿元。不过合并当年分众的年报(2006年年报)显示,相比江南春在分众里仍占有9.95%的股权(表1),虞锋的分众股票已所剩不多,以至于并无具体显示(低于5%)。

或许正因话语权的有限,虞锋很快就选择淡出。2007年2月,他辞去分众的职务,卖掉手中的股票,似有归隐之意。不过,这年年末的一纸股权转让书,不期然间为其打开了人生的另一扇窗。

初战华谊:500万收获10个亿

华谊兄弟在上市前经历了复杂的重组和融资过程。虞锋及其母亲王育莲则分数次受让了华谊有限(上市主体华谊兄弟的前身)股权。

2007年8月28日,上海开拓(虞锋及王育莲母子全资控制公司,全称为上海开拓投资有限公司)分别从刘晓梅、王忠磊、冯祺三人手中合计受让了华谊有限0.36%股权,成本合计18万元。

2007年11月19日,华谊有限的大股东华谊广告,将华谊有限4.8514%的股权转让给虞锋,转让价款为242.57万元;将华谊有限3.9224%的股权转让给王育莲,转让价款为196.12万元;冯祺将其持有华谊有限0.504%的股权转让给上海开拓,转让价款为25.2万元;刘晓梅将华谊有限0.36%的股权转让给虞锋,转让价款为18万元。

两天后,上海开拓又将0.864%华谊有限股权转让给王育莲,作价43.2万元。

2006年末,华谊有限每股净资产已达2.84元,但这些转让款都是只和对应注册资本出资额相等。虞锋、王育莲的投资总成本是499.89万元(242.57+196.12+18+43.2),拿到的是华谊有限260.57万元、239.32万元出资额。不过,这些平价的股权转让也有一个看似不相关联的伏笔,曾持有华谊国际控股(BVI)27%股权的TOM集团向王忠军等转让相应股权时,虞锋曾受让了0.6%的华谊国际控股(BVI)股权,成本为37.5万美元。另外两个接盘人为马云(200万美元,3.2%股权)、江南春(200万美元,3.2%股权)。

2007年末,华谊有限以净资产折股,变更为上市主体华谊兄弟传媒有限公司时,发起人共18位,虞锋、王育莲共持股9.5%。此后华谊兄弟(300027)又分批吸纳了众多明星股东,并于2009年10月14日在创业板上市。

华谊兄弟IPO前,王育莲持有455万股,而虞锋则持有495.4万股,合计持股7.54%,成为仅次于王忠军/王忠磊兄弟、马云的第三大持股人(图1)。若以华谊兄弟IPO时28.58元/股的发行价计算,虞锋母子的持股市值当时就已达到了2.72亿元,增值53倍。

不过,这只是财富牛市的起点。有了冯小刚、黄晓明、李冰冰等众多明星股东的加持,上市后的华谊兄弟气势如虹,迎来了一波令人叹为观止的涨幅,直到2016年才掉头向下,经历深幅调整。而虞锋母子则多次分批出售所持股份,如在华谊股价表现最好的2013年、2015年,他们都以敏锐的判断大量套现。

根据新财富的统计,虞锋母子历年套现金额合计超过7.5亿元,目前王育莲应已完全套现,而虞锋仍持有1935.39万股,位列华谊兄弟第9大股东。如果以2017年3月13日的收盘价计算,虞锋所持的华谊兄弟股票账面市值约为2亿元。再加上华谊兄弟历年的现金分红,粗略估算,虞锋母子当年一笔500万元的投入,最终换来了10亿元的回报,回报倍数约200倍(表2)。

在华谊兄弟的股东名单上,虞锋显然并不是最最耀眼的那颗星。二股东马云才是。媒体报道显示,正是马云,将投资华谊的机会介绍给了他在长江商学院EMBA总裁班圈子里的同学虞锋和江南春,虞锋投资华谊,因为马云信任王忠军,而他信任马云的眼光。

信任创造的价值,岂止千金?对于顶级富人的圈子而言,信任作为黏合剂是一切大生意的基础,而投资有前景的项目则可带来上百倍的回报。这中间,无疑大有可为。

转入PE赛道,云锋基金集齐朋友圈富人

2009年,初夏,西湖。马云和虞锋一场乘兴泛舟之后,两大人生赢家双剑合璧行走资本江湖的概念也有了雏形。2010年初,嵌入二人之名的云锋基金正式落地——时谓“云展未来,锋收天下”。

马云巴巴的人脉和资源绝非一般富人可相提并论。很快,一票富人大腕加入了云锋基金的LP阵营,仅其发起人就是包括腾讯控股马化腾、巨人网络史玉柱、银泰投资沈国军、分众传媒江南春、华谊兄弟王忠军、新希望集团刘永好、新奥集团王玉锁、迈瑞医疗徐航、易居中国周忻、七匹狼周少雄、中国动向陈义红、五星电器汪建国、九阳股份王旭宁等人在内的豪华阵容(表3、图2)。据新财富统计,2017全中国最富500人中,至少有20位上榜富人为云锋的LP,其中12位LP更跻身中国最富百人之列。这些人不仅富甲一方,更控制一票上市公司资源,即使不完全统计,云锋基金LP所控制的上市公司市值加总也已超过5万亿元。

这些名单带给了外界巨大的震撼。募资从来是PE生存的第一道关卡,但在云锋基金的运作中,这似乎不是问题。云锋基金创立之时,王玉锁甚至宣称:“未来投资行业会产生新的方程式:马云+虞锋>索罗斯!”

集齐马云、虞锋朋友圈富人的云锋基金,的确有能力“召唤神龙”。而随着一大批明星项目的相继曝光,自带光环的云锋基金,更令人目眩。云锋基金入股本身就能给初创企业带来极大的关注度,更不论云锋的投资名单中,的确包含着阿里巴巴、华谊、中信21世纪、大麦网、华大基因等诸多声名显赫之作。

然而,云锋基金的真实运作情况究竟怎样?马云和虞锋的角色与利益如何分配?其旗下发行基金的收益到底如何,各位LP大佬究竟赚到了多少钱?而虞锋,在替朋友圈众人打理财富的过程中,自身收获如何?这些最引人瞩目的信息,却因其分散而隐秘,鲜见于媒体。

透视云锋内幕:双层GP架构,虞锋、马云股权六四开

新财富查询的公开资料显示,云锋基金迄今组建了5只主力基金:Yunfeng Fund, L.P.(1期美元基金,2010年6月),上海云峰基金(1期人民币基金,2011年5月成立),Yunfeng Fund II, L.P.(2014年5月15日完成筹备),云锋新创(2期人民币基金,2014年6月20日成立),云锋新呈(3期人民币基金)。相比同期成立的PE同行,其基金数量并不为多。不过,由于PE没有公开披露的义务,这一结果可能不尽全面。

在资金规模上,其首期美元+人民币基金(即1期美元基金和上海云锋两只基金)募集总额约为100亿元人民币。2014年3月,云锋基金再次发布消息称,已展开2期规模为10亿美元的融资计划,这一点阿里巴巴在上市时也予以核实,披露了2期基金的承诺认缴规模为超10亿美元。而根据当时虞锋接受采访时的披露,实际上,云锋2期基金在2013年已经筹集了6亿美元,2014年一季度又完成了超过10亿美元的资金募集,总募集金额超过16亿美元。2期人民币基金云锋新创参与了圆通速递、白云山等项目的投资,投资圆通速递时认缴了30亿元;2015年末参与白云山定增时,认缴了40亿元。第3期云锋新呈基金的认购规模则达到了100亿元。

和国内PE一般以人民币基金开场不同,云锋基金同步设立了美元和人民币两只平行基金,美元基金甚至略早一步。这应当与其早期投资的项目偏向互联网行业,主要在海外市场退出有关,比如其2010年就宣告投资完成搜狗以及阿里巴巴。

另一点与国内PE不同的是,从可查知的信息看,云锋单只基金的存续期长达10年,较国内一般的5+2基金期限更长。其资金募集、管理费提取和项目回报分成,也按照国际惯例执行。

此外,云锋基金的架构采取了双层GP模式,也就是马云、虞锋组成第一层GP后,引入LP(至少在云锋新创里,这层LP就是他们俩),形成第二层GP,然后再引入外部LP,设立基金,再设立项目子公司,具体对外投资(图3、图4)。

在云锋基金每层GP架构里,都采用了虞锋、马云六四开的股权结构,由此看,虞锋明面上的话语权和收益分配都高于马云。

马云承诺过,他在云锋基金的GP角色中获得的全部收益,都会捐赠给阿里巴巴基金会。但在双层GP的架构下,其捐赠份额如何,我们未知其详。

云锋1期基金:搜狗+阿里巴巴撑起回报大梁

云锋1期基金管理的资金规模大概是100亿元,包括一只美元基金和一只人民币基金。从行业上看,1期基金明显重点布局于TMT及娱乐影视业,如TMT领域投资了搜狗、团购网站高朋,并参与了香港上市的阿里巴巴(01688.HK)的私有化,而在娱乐行业则投资了樊跃、王潮歌、张艺谋发起的实景演出“印象系列”运营方——观印象艺术发展有限公司,与香港娱乐大佬林建岳搭档投资了寰亚传媒(08075.HK),与凯雷亚洲增长基金、环球数码创意(GDC,08271.HK)一起投资组建了数字影院服务提供商环球数码科技(GDC Technology Limited,GDCT)等(表4)。

总的看来,云锋1期美元基金能够追溯到的投资花出去了5.396亿美元、1.8736亿港元,即可确认的项目成本在37.31亿元(按照2010年末1美元=6.62元,1港元=0.85元的汇率换算),而这几个项目合计回收了24.5亿美元、9.94亿元、1.2亿港元,即总共160.83亿元(按2014年末1美元=6.12元,1港元=0.79元换算)。

6年左右时间,平均退出倍数为3.31倍。这样的投资回报是否匹配云锋的光环呢?根据Wind的统计,创投基金退出的盈利项目平均回报倍数,2013-2016年间分别为2.02、2.46、4.9、2.17倍。云锋1期美元基金的3.31倍回报算是亮眼,但并不能算远超预期。

云锋最开始成立时的重磅投入当属“印象系列”。据媒体报道,云锋基金于2010年12月17日宣布,向“印象系列”投入了5000万美元,中间经过颇多波折,直到2016年由三湘股份(000863,现名三湘印象)完成收购。根据收购议案,三湘股份以股份+现金的方式购买Impression Creative Inc.和上海观印向各自持有的观印象61.65%和38.35%的股权。按照19亿元的总对价(一半现金,一半股份),Impression获得了5.857亿元现金,及9010.3846万股三湘股份。在Impression中,云锋1期美元基金为最大股东,持有其80.82%股权。也就是说,收购时云锋1期美元基金即回笼现金4.73亿元,剩余持股按最新收盘价(2017年5月19日7.15元/股)计算,为5.21亿元(7.15×9010.3846×80.82%)。

而在观印象的另一个股东上海观印向中,云锋二期人民币基金云锋新创与张艺谋等人均为LP,其中云锋新创LP份额为0.46%。此外收购之时,云锋新创以5000万元参与了配套募集资金认购,直接获得了三湘印象769.23万股。

在这个明星基金加持明星项目的案例里,云锋1期美元基金的成本在3.3亿元,收回大概在9.94亿元,7年时间2倍回报。

回报倍数最高:搜狗

搜狗是云锋1期基金投资的第一个项目,也是1期基金里回报最高的一个案例。2010年8月,搜狐宣布成立新的子公司搜狗,新公司中阿里巴巴、云锋基金、张朝阳共同出资4800万美元,其中,阿里巴巴和云锋基金共占股16%,张朝阳个人占股16%,搜狐集团保留剩余68%股份,包括预留给搜狗高管团队的激励股权。

从搜狐分拆之后,搜狗凭借浏览器、输入法等创新武器获得了靓丽增长,并于2011年第三季度开始实现正向盈利,2012年第一季度实现营收2300万美元,是分拆时营收的330%,并连续七个财季保持了23.1%的复合增长率。

不过,较为出人意料的是,阿里巴巴却在搜狗形势大好的情况下提前退出了。2012年7月2日,搜狐公告称,从阿里巴巴手中以2580万美元回购了搜狗10.88%股权。由此可以估算,当初云锋基金投资了搜狗约5.12%的股权。

2013年10月,几番摇摆之后,由于搜狗CEO王小川坚决抵制周鸿祎的360收购,搜狐转而引入了腾讯作为搜狗的战略股东。以4.48亿美元入股搜狗的腾讯,占股比例为36.5%。以此计算,腾讯入股后的搜狗估值大约为12.27亿美元,而入股前的搜狗估值在7.8亿美元,云锋基金这5.12%的股权,在腾讯入股前的估值为3993.56万美元。

根据当时搜狐发出的公告,所有A类优先股股东(云锋基金属于A类股东,而腾讯拿到的是B类股权)还将获发一笔高达3.01亿美元的红利,这意味着云锋能拿到1541万美元分红。

合计下来,云锋基金在这个项目上拿到的分红加退出回报总共达到了5535万美元,而其当初入股成本不过800万美元左右,大概有6倍左右回报。相比之下,早1年时间退出的阿里,回报率不过61.25%,仅为云锋的1/10。

若论回报倍数,搜狗是云锋1期基金里最高的投资项目;但若论回报的绝对值,则非其参与的阿里巴巴私有化项目莫属。

回报数额超百亿元:阿里巴巴私有化再上市

云锋基金对于阿里巴巴的投资,是分两次进行的。

2011年9月,在阿里巴巴从港交所退市后不久,云锋基金联合银湖资本、红杉资本收购了5%的阿里巴巴集团员工股,总代价为16亿美元,对应阿里巴巴的估值为320亿美元。根据巨人网络及中国动向的公告,为此,云锋基金特地组建了两只项目基金,分别为云锋电子商务A基金(Yunfeng e-Commerce A Fund, L.P.)、云锋电子商务B基金(Yunfeng e-Commerce B Fund, L.P.)。这两只基金均注册于开曼群岛,且GP也由虞锋完全控制,虞锋对于这两只基金所持的阿里股票具有完全独立的处置权利。更为特别的是,设立之时,这两只项目基金的存续期长达10年,这足可以说明两只基金的LP对于马云与阿里巴巴的信任和支持。

所幸的是,他们并没有等待10年那么久。2014年9月,阿里巴巴就于举世瞩目之下在纽交所敲了钟。上市之时,阿里巴巴招股书里披露了两只项目基金的详细入股情况,这两只基金合计持有阿里巴巴3481.7039万股,相当于公司上市前1.5%的股权,按入股时的估值计算其成本约为4.8亿美元。

在阿里巴巴上市之时,云锋联合体选择出售了652.7778万股老股,按阿里巴巴的招股价68美元/股来计算的话,云锋A套现了2.79亿美元(410.3536万股),云锋B套现了1.65亿美元(242.4242万股)。同时两只基金还合计保留了剩余持股2828.7039万股,按IPO价格预估,价值约19.24亿美元。

也就是说,云锋A与云锋B这两只基金在参与收购阿里巴巴员工股时的成本约为4.8亿美元,而最后老股套现+剩余持股的市值总共达到了约23.68亿美元(2.79亿+1.65亿+19.24亿),回报率接近4倍(表5)。

考虑到初始投资规模的巨大,这一回报率就更惊人了。3年时间,云锋A基金与云锋B基金仅在这一个项目上,就获取了约18.88亿美元的回报,按2014年底美元汇率来换算(1美元=6.12元人民币),这个项目的净回报达到了115.55亿元。

当时组成豪华天团来参与云锋A、云锋B的LP,显然是获益颇丰。那么,他们是否和云锋1期基金的LP类似呢?大概率上是,史玉柱的巨人网络、陈义红的中国动向,当时都各自就入股云锋A、云锋B发布了公告,其中,巨人网络投资了5000万美元,而中国动向则认购了1亿美元。

作为基金的GP,虞锋同样是这场盛宴的获益者。

再来回看虞锋母子在华谊兄弟上的套现轨迹,2010年底,王育莲账户套现1亿多元,这一举动也许和虞锋筹资参与云锋1期基金的入股有关。而在2011年1月至5月期间,王育莲和虞锋在华谊兄弟的账户上又合计套现了1.4亿元,在当时差不多相当于2300万美元。这也恰好发生在云锋A、云锋B投资阿里巴巴员工股的消息发布(2011年9月)之前的约半年时间,考虑到还有换汇、设立基金、签署协议等各种事宜,这个时间点的筹款有可能就是为了参与这次认购云锋A与云锋B的份额。

一方面,虞锋作为两只基金的GP,可以参与超额回报的分红。按照PE行业内的一般规则,项目基金在偿付完GP\LP的初始出资后,优先提供LP的最低投资回报(如每年10%),剩下的超额收益则是由GP、LP二八分成。在阿里巴巴这个项目上,扣除掉成本金4.8亿美元,及3年10%的最低回报1.44亿美元之后,剩余的超额收益高达17.44亿美元,若按二八分成,那么GP将获得高达3.488亿美元的提成。而虞锋享有GP里60%的收益,也就是说,虞锋在这一单项目里的GP分成,最高可能达到2.1亿美元。

另一方面,从在华谊兄弟的套现时点上来分析,虞锋很有可能动用个人资金进行了跟投,假定他在此项目中跟投2000万美元,那将再分账近1亿美元。

一单阿里巴巴私有化的项目做下来,所有人都赚得盆满钵满。相比之下,马云通过云锋基金赚到的回报并不突出。马云在云锋A、云锋B都未披露有投资,他在此单项目中只能赚到作为GP的钱,大概是1.39亿美元,而这也很大概率要捐献给阿里巴巴基金会。

除了这两只专项基金,2012年9月,云锋1期美元基金通过一全资子公司,购买了阿里巴巴8.46万股可转换优先股。这次的入股价为18.5元/股,至阿里上市时,每股也赚了50美元,净收益大概在423万美元。

不尽如人意的投资:高朋网

当然,云锋1期基金也不乏投资失意的案例,如高朋网(GaoPeng.com)。

这个当时由腾讯产业共赢基金、团购网鼻祖Groupon、云锋三家明星股东组建的团购网站,就在激烈的团购竞争中被挤出了市场。2012年,高朋网与F团、QQ团合并后组建为一家新公司“北京网罗天下生活科技有限公司”,F团原创始人林宁出任CEO。查询工商资料可知,如今腾讯仍为该公司第一大股东,占股26.64%,而上海云锋1期仅持有0.22%股权。这一投资的成本和回收到底几何,无迹可寻。

有公开信息显示,2014年3月,网罗天下推出基于微商户底层架构的微信第三方开发者开放平台,并与微团购进行打通。或由于2014年腾讯入股京东后放弃网购业务,同年5月,其开始从团购业务向移动互联网业务转型,成为专注于移动互联网领域的科技及投资公司。林宁也于这一年离职,创办了微影时代。

1期人民币基金:

地素时尚、华大基因、金螳螂

再来看1期人民币基金的投资和回报情况。

根据阿里巴巴IPO时的公告,云锋1期人民币基金2011年5月成立。从投资的企业类型看,生物科技、消费类项目较受其偏爱,如其投资的世纪闻康旗下的寻医问药网、华大基因等均处于生物医药领域,而连锁粥铺嘉和一品、月子餐服务商广禾堂、服装企业地素时尚等均可纳为消费类。

在当时的媒体采访中,虞锋曾表示,1期基金将着重投资TMT、娱乐、消费及新能源领域。其背景可能是,云锋人民币基金成立的2011年,新能源项目备受追捧,而在新能源领域涉猎广泛的新奥能源掌舵人王玉锁,是虞锋密友兼云锋重量级LP。但从云锋1期美元基金及人民币基金已披露出的情况,似乎没有其投资新能源企业的线索。或许在众多PE折戟于光伏之时,云锋有幸规避了雷区。

云锋1期人民币基金成立迄今已有6年时间,但就我们查找的资料来看,其真正实现退出的,只有蓝色火焰文化传媒一家公司。这也体现出了云锋基金一个令人瞩目的优势:其基金存续期长达十年,且可以再往后延两年,比起国内PE“5+2”的投资退出节奏从容很多。

目前云锋1期所投企业里,还有数家公司处于排队上市的进程中,如合荣电气、华大基因、地素时尚等,均已在A股提交了招股书,地素时尚本已获发批文,但于2017年5月26日公告称,因需核查相关事项,暂缓IPO发行工作。若以最新估值来判断,在这期人民币基金里,地素时尚可能会给云锋带来最高收益。

专注女装的地素时尚,旗下拥有“DAZZLE”、“DIAMOND DAZZLE”和“d zzit”三个品牌。其招股书披露,2012-2014年,这三个品牌销量的年均复合增长率分别为16.9%、7.63%及83.16%,对应期间平均售价增长率分别为10.88%、6.19%及17.76%。

2013年5月,其引入云锋基金,后者斥资1.8亿元,以每股10.125元的价格认购了约1778万股,成为地素时尚第三大股东。同年,地素时尚转增股本,云峰基金持股数变更为3400万股。截至招股书签署日,云锋基金以10%的持股量位居公司第三大股东,而虞锋作为云锋代表,任地素时尚董事。

2015年9月,地素时尚发布招股书,并于2017年4月再次发布申报稿。招股书里称,其首次公开发行6000万股,拟募资不超过24.13亿元,主要用于营销网络及品牌建设等主营相关项目。这意味着若顶格发行,则其每股价格约为40.22元,按此计算,云锋基金所持股权大约价值13.67亿元,相比较1.8亿元的成本,收益率将达到6.6倍。

相比之下,在明星项目华大基因上,云锋基金收获平平。由于华大董事长王建的强势,在“基因界腾讯”的光环下慕名而来的众多PE,并未在一级市场获取高回报,不过,如若华大基因成功上市,由于其特殊的题材效应,且看A股会为这一公司定下怎样的估值。

云锋1期人民币基金里,有一单最特别的投资,发生在金螳螂(002081)身上。作为PE,云锋几乎所有的投资都落在一级市场,然而,2013年二季度,云锋却在二级市场购入金螳螂1950万股,按该季度均价,此举大约耗资近7亿元。而这一时点,恰逢金螳螂实控人朱兴良大笔减持、套现10亿元之时。在云锋入股后仅1个月时间(2013年7月),朱兴良因涉南京市原市长季建业受贿案被带走调查,直到2015年2月方取保候审。有意思的是,云锋基金也在朱兴良案告一段落之后,于2015年一季度出售了部分金螳螂股权。目前,云锋基金仍持有金螳螂0.92%股权,为其第六大股东。

实控人被带走调查,对于中国的民营上市公司来说,至少意味着股价震荡。云锋危难之际不离不弃,而朱兴良本人,正是云锋的LP。

7亿元投资一个二级市场项目,对于一只基金来说绝非寻常之事。云锋在此间驻足4年,计算其所获分红、套现金额,及剩余持股市值,合计为6.243亿元,相比最初的入股成本,至今仍大概有10%的浮亏(表6)。

按各公司招股书里披露的募资规模及股份来倒推,云锋1期基金所持被投企业股权的价值已经超过20亿元,且合荣电气、华大基因等这些项目如若上市,以目前A股投资者新股必炒的偏好,云锋还将在二级市场进一步获取不菲收益(表7)。

云锋2期基金:阿里巴巴的战略投资合伙伙伴

如果说,云锋1期基金里,最大回报来自于私有化阿里巴巴;那么,在云锋2期基金里,阿里对于云锋基金的塑造作用更为明显。首先,在云锋2期美元基金(Yunfeng Fund II, L.P.)里,马云家族信托作为LP,出资2600万美元,作为GP则出资了400万美元。此外,阿里巴巴作为机构LP出资了8000万美元。2期基金最初的承诺出资规模为10亿美元,但据媒体报道,最终募集了超过16亿美元。

2期基金所投项目同样明星云集,而且几乎所有成功项目都与阿里相关。先来看美元基金投资的几个主要项目,其中尤以操刀中信21世纪更名为阿里健康(00241.HK)、爆赚超10倍回报最为出彩。

阿里健康回报超过10倍

圆通速递借壳之前火速入股浮盈26.78亿

云锋2期美元基金和阿里巴巴联手投资了好几单,包括2014年4月以13.27亿港元入主中信21世纪。

根据认购协议,云锋基金、阿里巴巴合计有条件认购中信21世纪的44.23亿股新股份,认购价为每股0.3港元;认购事项之总代价为13.27亿港元,并以现金支付。而值得一提的是,利用港股的新股非公开发行条例,阿里一方0.3港元/股的认购价较中信21世纪公告前的收盘价折价了6成!

有意思的是,几乎在同一时间,2014年3月,由马云控股的杭州阿里创业投资有限公司,收购了中信21原副董事长陈晓的弟弟陈文欣于2013年4月设立的河北慧眼医药科技有限公司。具体收购价几何,外人无从知晓。此事日后更受到了香港证监会的问询。

回到入主中信21本身,阿里巴巴和云锋2期美元基金为此次收购合资设定子公司Perfect Advance,其中,阿里巴巴(通过Alibaba Investment Limited持股)、云锋2期美元基金(通过Innovare Tech Limited持股)各自持有Perfect Advance的70.21%及29.79%股权。交易完成后,Perfect Advance持有中信21世纪54.12%股权,成为第一大股东。

在云锋及阿里巴巴入主之前,中信21本是一家股本37亿股、市值21亿港元(2013年末数据)的并不太起眼的小公司。随着阿里入主并更名为阿里健康,一切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其股价一度升高至14港元/股,如今回落至3.3港元/股,云锋2期基金的投资成本按比例估算为3.95亿港元(13.27×29.79%),但目前其间接持股市值则高达50.11亿港元(311.3×0.5403×29.79%,阿里健康市值×大股东持股占比×云锋基金持股占比),账面浮盈超过10倍。

在这一单上跟着阿里赚到盆满钵满的云锋,有时也会平价向阿里转让股权。2014年4月,阿里携手云锋以12.22亿美元的代价收购了优酷土豆摊薄后的18.5%股权,而根据阿里巴巴上市时的公告,2014年5月,阿里巴巴以30.5美元/ADS(每ADS相当于18股A类普通股)的价格购买了16.5%的优酷土豆股权,总共花费了10.9亿美元。这意味着,云锋基金以1.32亿美元收购了优酷土豆摊薄后的2%股权。

到2016年4月,阿里巴巴完成对优酷土豆的私有化时,最终协议交易价为27.6美元/ADS,尽管这一报价比提出方案时优酷土豆的收盘价溢价了30.2%,但却低于两年前云锋的购入价30.5美元/ADS。目前优酷土豆合并后的合一集团已被阿里完全私有化,成为阿里大文娱板块下的全资子公司,若云锋基金是在私有化时退出,则在此项目上微亏。

云锋跟随阿里巴巴的另一单投资陌陌(MOMO.NSDQ),同样收益不菲。2013年10月21日,阿里巴巴参与陌陌C轮融资,以1000万美元获得了800.192万股,平均每股1.25美元/股。2014年5月15日,陌陌D轮融资,云锋2期基金通过Rich Moon Limited 投资了9000万美元,获得陌陌1857.1万股股权,平均每股成本为4.846美元/股。其中,云锋2期美元基金持有Rich Moon的77.8%股权,而云锋Moon跟投基金则持有剩下的22.2%股权。

这一单Pre-IPO的投资虽然入股成本高过阿里巴巴许多,但却时间短见效快。2014年12月,陌陌就已在纳斯达克敲钟,上市首日收盘价为17.02美元/ADS(每ADS相当于2股普通股),半年时间,云锋2期基金的收益率即达到76%。此后陌陌一度宣布进行私有化,阿里CFO蔡崇信加入了陌陌担任董事,2016年4月5日,阿里巴巴、云峰基金旗下Rich Moon还一同加入此前由陌陌创始人唐岩牵头的私有化财团。

不过,曾是陌陌二股东的阿里目前已有退出之意,并在逐步减持。若按陌陌现在的价格43.82美元/ADS,则云锋基金的Rich Moon目前的持股市值为4.07亿美元,浮盈3.17亿美元,收益率352%。

综合来看,云锋2期美元基金中,可以探知收益的三单投资,无不和阿里相关。除了被阿里私有化的优酷土豆,云锋可能是以略亏转让出局,在阿里健康、陌陌上的投资,云锋2期基金都赚到了手软——这两个项目的成本合计约10亿元,而目前账面市值则合计达到了72亿元。

同样的,云锋2期人民币基金的得意之作圆通速递,与阿里关系匪浅。2015年4月29日,阿里创投、云锋新创与其他主体共同签署协议向圆通速递增资,增资后阿里创投持有圆通速递12%股权,云锋新创持有圆通速递8%的股权。根据公告中的数据推断,云锋新创的成本在10亿元(公告中给出了阿里创投、云锋新创及员工股权激励平台圆赞系列等共同出资额为252091.0744万元,合计增加的注册资本为7318.7605万元,其中圆赞系列增加的注册资本为2091.0744万元,则推断圆赞系列的入股成本为1元/注册资本,而阿里和云锋则一起花了25亿元,按照六四开,云锋成本为10亿元,阿里创投为15亿元)。

2016年9月29日,圆通速递成功借壳上市,并连连上涨,其最新市值高达572亿元,而云锋新创持有圆通速递1.2亿股,持股比例仅次于圆通创始人喻渭蛟夫妇和阿里创投,为第三大股东,目前该股权估值达36.78亿元。这笔投资两年时间浮盈26.78亿元,收益率为2.68倍。

2015年12月,白云山(600332)78.85亿元的非公开发行方案获得证监会通过,此次,云锋新创和广州医药集团、广州国资发展控股有限公司、广州国寿城市发展产业投资企业(有限合伙)等共同参与认购,其中,云锋新创以5亿元认购了2122.241万股,每股成本23.56元。目前这部分股权还处于锁定状态中,按2017年3月17日收盘价27.76元/股计算,账面浮盈17.83%,浮盈额为0.89亿元。

同样的,云锋新创还在2016年1月入股了万东医疗,目前浮亏0.46亿元。值得一提的是,白云山、万东医疗都分别与阿里健康签署了合作协议,在医药电商、大健康产品、医疗健康服务等方面展开合作(表8、9)。

云锋2期美元及人民币基金,目前可以测算已上市项目的成本合计在3.95亿港元、2.22亿美元、17亿元(2014年末汇率1美元=6.12元,1港元=0.79元),合计33.7亿元;而账面现值为50.11亿港元、5.26亿美元、44.21亿元,合计125.1亿元(1美元=6.9元,1港元=0.89元),整体回报率大概在2.71倍。

而正在筹备的3期人民币基金云锋新呈中,认缴资本高达100亿元,其所投的蚂蚁金服有可能成为潜力最高的投资项目。

激进的独角兽:估值风光变尴尬

前几年的创新创业热潮一度带动了一级市场项目估值的快速上调,然而,一些独角兽看似风光,但真要赚到真金白银退出,却不容易。云锋新创所投的标的中,目前估值有争议的就不少,比如小米,比如乐视体育。

云锋进入小米,是雷军亲自宣布的。2014年12月29日下午,小米创始人、董事长雷军在微博上宣布,小米上周完成最新一轮融资,估值450亿美元,总融资额11亿美元。投资者包括由摩根士丹利原分析师季卫东创立的全明星基金(All-Stars Investment)、俄罗斯DST、新加坡GIC、厚朴投资和云锋基金等。云锋基金虽然排名靠后,但是以11亿美元的总融资额度看,云锋的投入从绝对值来说应该不会是小数目。

虽然曾经风光无比,但小米从未披露其盈利数字,据美的披露的小米入股文件,小米在中国的实体——小米科技2013年净利润为3.47亿元。然而这两年,小米一度引以为傲的纯线上模式遭到了很大的挑战,华为和OV全面崛起,对小米造成了巨大威胁。根据IDC的统计,2016年华为、OPPO、VIVO在全球智能手机市占率分别达到了9.5%、6.8%、5.3%,分列全球第三、四、五名,而此前几年高速增长的小米,2015年时还位列全球出货量中国第一的手机品牌,竟然在2016年跌出了全球前五。

尽管雷军本人并不承认小米的估值下跌,但在增速和市占率下滑的同时,要维持一个独角兽的450亿美元估值无疑是困难的。

云锋投的另一个项目乐视体育也正在遭遇同样的困局。乐视体育的主体公司是乐视体育文化产业发展(北京)有限公司,成立于2014年3月20日,最初由乐视网和乐视控股发起设立,注册资本1000万元,后分拆融资并迅速成长。乐视体育2015年年报显示,乐乐互动为其第一大股东(贾跃亭通过百乐传媒控制),认缴出资额为11550万元,持股37.9%;北京鹏翼资产持股20%,乐视网持股10%;另外,王思聪的普思投资占股10.77%,云锋新创占股9.6%(表10)。

根据新闻报道,2015年5月,乐视体育首轮融资规模8亿元,分A轮和A+轮两个阶段,A轮由万达领投,A+轮云锋基金领投。而乐视体育截至2015年末注册资本增加了9475.6277万元(2015年5月、12月,扣掉乐视系持有的21000万元),8亿元融资额,平均下来1元出资额相当于8.44元,云锋所持的2927.9967万元注册资本,估算入股成本在2.47亿元。

如果单从该项目的估值来说,云锋是赚了的。乐视体育独立两年后估值迅猛上涨,推出的一些产品也在市场上颇有影响力。2016年11月乐视体育完成了最新一轮融资,目前其股东多达40多位,最新的注册资本达4.87亿元。根据凯撒旅游入股时的公告,乐视体育融资后的估值达208亿元,而云锋持股占比6%,对应的持股估值为12.48亿元(表11)。

但是估值不等于可以退出时的变现价值,受到乐视系整体现金流紧张影响,目前乐视体育同样处于资金紧张的状况中,频频被曝人事变动、赛事版权欠薪、裁员收缩等风波。值得注意的是,乐视系也已将手头所持的乐视体育股权对外质押。在资金“脱虚入实”的大背景下,乐视体育208亿元的估值是不是有泡沫,发展势头如何,未来是否能单独IPO,或者装到上市公司里,充满了不确定性。

豪华LP天团的投资生态圈

对于PE来说,最重要的三件事情就是退出、退出、退出。云锋基金所投颇多明星、稀缺项目,得益于众多LP发挥了重要的作用。顶级富豪的消化能力,在云锋一些项目的退出上,也能助力。

马云就不说了,云锋1期基金的主打项目——阿里巴巴私有化、分拆搜狗,2期基金里,回报率倍数最高的阿里健康,以及圆通速递,加上3期云锋新呈所投的未来想象空间很大的蚂蚁金服,都与阿里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马云的影响力不容小觑,而从云锋基金身上赚到钱的其他LP们,几乎个个声名显赫,他们或多或少都有个人股权投资的成功经历,或所在企业已与资本市场有过多次交手,不少LP还手握上市公司,成为投资项目的潜在合作方。云锋基金、LP、云锋基金所投项目、LP所控制的上市公司,构成了一般PE难以企及的生态系统。可以说,LP将资金交给了虞锋率领的云锋团队,而他们也没有辜负这份信任。

当初马云和虞锋投资华谊时,王忠军笑言,“他们俩开董事会比我还积极”,正是在虞锋的建议下,华谊除了定位电影制作,还开拓了电视剧制作、艺人经纪、电影院线等多条业务线,避免了过于依赖单一市场的风险,并充分利用了演员资源。更重要的是,为了留住核心艺人,虞锋帮助华谊完成了员工持股计划,将冯小刚、黄晓明、李冰冰等人牢牢绑定在华谊的战船上,也为华谊之后在资本圈的走红做了最佳的免费广告。而为帮助华谊兄弟筹集《集结号》的拍摄资金,马云找到了当时的招商银行行长马蔚华,为《集结号》争取到融资贷款,这也是国内首例发放给电影项目的银行贷款。

在云锋基金成立之后,这种圈子内的合作、互助、共享等精神更淋漓尽致地发挥了出来。比如云锋基金在LP朱兴良危难之际,加持金螳螂。

凯雷和云锋一起投资的环球数码科技,本打算在纳斯达克挂牌,2013年5月已经提交了招股预案,但恰好遇上中概股暴跌,市场形势极度恶劣,其IPO终止。这家上市不顺利的数字影院解决方案提供商,最终被处于同一产业链上的华谊国际——华谊兄弟的子公司收购,云锋顺利退出。虞锋、马云是华谊的战略投资者,而王忠军也是云锋的铁杆LP。

同样的,鱼跃医疗的创始人吴光明为云锋基金LP,而当他寻求通过资本方式整合华润万东时,云锋基金也和上海云雀等一起参与了非公开发行股份的认购。而云锋参与投资的白云山、万东医疗,又都分别和云锋控股的阿里健康展开了合作。

赵薇——这个被冠以“娱乐圈女巴菲特”之称的名演员,在资本圈成名于大手笔投资阿里影业,她本人是云锋2期人民币基金的LP,丈夫黄有龙也是云锋金融的大股东。当赵薇脱离了这个圈子,试图独自高杠杆收购万家文化时,就摔了个结实的跟头。

寰亚传媒虽头顶林建岳和虞锋两大光环,但上市后的经营业绩却只能用惨淡来形容,此前市值一度只有7亿港元。在云锋退出之前,虞锋担任董事的陌陌出现在寰亚股东名单里,这是否受益于虞锋的牵针引线呢?对了,当初和云锋等一起参与寰亚项目的投资者,还包括著名的秀丽·好肯女士(中文名是戴秀丽,人和商业戴永革的姐姐)。

巨人网络通过云锋投资阿里巴巴员工股,获得4倍回报。而在巨人网络私有化并借壳世纪游轮一案中,云锋通过铼钸投资,获得了10倍回报。

云锋2期基金的LP和投资项目也是各种错综复杂,你会发现,申通的陈德军,投了云锋新创,而云锋新创,又投资了圆通速递。快递行业里的两大巨头,在商场无疑是对手,在云锋里却相遇了,此外,云锋还投了全峰快递。

在更大的范畴里,马云将四通一达号召在一起,成立了菜鸟网络。云锋,也是菜鸟网络的投资者。而在2016年,圆通、韵达等纷纷借壳A股,陈德军、喻会蛟财富大幅上涨。当马云说他的主要目的不是为赚钱的时候,我们要相信,他也是为数不多,可以点石成金的造富大作手!

这就是合则赢,这也许就是商业里真实的友谊。项目资源,LP出资,退出能力,是考察PE的三项核心KPI。豪华天团LP,带来了可以投资的项目资源,也给云锋投资过的项目,提供了整合并购的机会(表12、13)。

虞锋本人的投资收益

从分众手上套现了16亿元,从华谊身上拿到了10亿元。而在云锋身上,虞锋到底获得了多少回报?

仅在阿里巴巴专项基金中,虞锋作为GP加LP的分成最高大概就有3.1亿美元,也就是19.22亿元。

在后期,一些优质项目的投资上,虞锋的个人运作进一步放大。如史玉柱的巨人网络私有化转战A股、借壳世纪游轮(002558)一案中,云锋不仅作为GP直接参与,虞锋母子还在相关投资实体“铼钸投资”中占据了高达8成以上LP份额——虞锋和王育莲全资持有的上海开拓,在铼钸投资中出资10.7亿元,占比56.02%,王育莲本人作为LP直接出资5.3亿元,也持有27.75%股权(表14),合计占有出资的83.77%。

按照世纪游轮的非公开发行方案,其发行股份购买资产的每股价格按照29.58元/股计算,巨人网络100%的股权价值为131.2424亿元,此时铼钸投资所持巨人网络股权不过价值13.5亿元。而借壳上市成功之后,由于A股的高估值环境,世纪游轮一路暴涨,以2017年4月10日收盘价计算,其市值达1413.86亿元,而铼钸投资持有世纪游轮8.16%股权,账面市值约115.37亿元,跳升了7倍(图5)。此时,虞锋母子间接持有世纪游轮的市值已然高达96.64亿元。在云锋投资过的潜力项目中,也可以看到虞锋单独入股,如就医宝APP运营方深圳华康全景里,虞锋持股15.59%,为仅次于创始人刘波的第二大股东,云锋新创则为第四大股东。

上海开拓成立时间较早,为虞锋早年的投资平台,注册资本1000万元,除了铼钸投资之外,还投资了数家公司,涉及仓储、连锁、生物、娱乐等行业,目前已由王育莲全资持有(表15)。

这并不是全部。在估值高达600亿美元的蚂蚁金服中,王育莲同样在数家股东中持有份额。根据工商资料信息,2016年12月28日,蚂蚁金服从有限责任公司变更为股份制公司,全名为“浙江蚂蚁小微金融服务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注册资本达到150亿元,应当是处于IPO前的最后冲刺阶段。而云锋基金的LP们亦通过上海祺展、上海众付、上海云锋新呈等多家基金入股,王育莲悉数参与,持有不少份额,加总来看,相当于间接持有蚂蚁金服0.363%股权,对应估值为15亿元(图6)。

操刀云锋金融,虞锋终成上市公司大股东

那个曾经放弃上市公司董事长职位的虞锋,在投出了一众上市公司以后,终于还是成为上市公司的直接操盘手。

在中信21变身阿里健康后,凭“整合+平台”概念催化股价上涨的示范作用,云锋金融也横空出世。2015年11月底,广受瞩目的云锋金融收购瑞东集团案终于尘埃落定,云锋金融及其一致行动人斥资40亿港元,购入瑞东集团56%的股份,成为控股股东。

这次收购行动当然又是圈子文化的体现。持有云锋金融56%股权的Jade Passion,虽未见明示是否为云锋基金旗下,但其架构和云锋基金的特设项目基金并无二致。穿透后控制云锋金融的云锋金融控股(BVI)里,马云和虞锋还是熟悉的四六开,而类似于LP的其他股东则均与马云虞锋关系密切:史玉柱、黄鑫(聚众传媒旧将)、吴南斌(聚众传媒旧将、后创立智能快递柜聚宝网络)、刘广霞(健康元朱保国之妻),以及赵薇老公黄有龙(图7)。按出资额来计算,虞锋出资在8.02亿港元,马云在5.35亿港元,而黄有龙出资在7.2亿港元。

由于他们都是通过Jade Passion来持股云锋金融,因此利益捆绑得更为紧密,但是日后的退出也更为麻烦些。与此同时,和Jade Passion一起参与认购的一致行动人,以后套现更为简洁。它们是由4位女士分别控制、注册于BVI的4家实体(表16)。这4位女士是谁,不得而知,不过其中拿出3.34亿港元参与认购的陆永清,与虞锋妻子陆永青同音不同字。

云锋金融收购案中,领衔的财团总出资额高达38.86亿港元,获取的股份占到瑞东集团扩大后总股本的81%。值得一提的是,这次的认购价仅为2港元/股,较公告前最后一个交易日的收盘价9港元/股折让77.78%,相当于打了个两折(港股是只要大股东愿意,就可以无下限低折扣发行)。瑞东集团原大股东、壳王高振顺为何同意这一交易?而马云及虞锋收购瑞东的目的又是什么?

不少人看好其依靠阿里大旗的金融平台型资源,2016年11月,瑞东集团更名为云锋金融,主要业务为证券经纪、配售及包销、提供顾问及咨询服务以及投资控股。尽管云锋入主后,云锋金融股价一度飙涨,但其交出的首个完整年度的业绩却堪称低迷。2016年云锋金融总收入8110万港元,其中,经纪业务佣金收入380万港元,同比下降65.5%;财务顾问及咨询业务收入4230万港元,同比下降76.9%;公允价值计算的金融资产亏损7570万港元,同比收窄24.2%;而总体亏损则扩大107%至3.17亿港元。

在8000万港元营收、3.17亿港元亏损的前提下,云锋金融目前的市值仍高达116.8亿港元。市场仍能给予云锋金融超百亿的市值,显然对云锋金融下一步的动作充满了期待。未来,云锋基金所投资的项目,与上市平台云锋金融间,会不会产生化学反应?巧合的是,云锋金融搬迁后的办公地点,恰好与云锋基金在香港的办公室同楼。

以云锋金融116.8亿港元市值(2017年4月10日)计算,Jade Passion所持云锋金融56%股权对应市值约为65.4亿港元,相较26.86亿港元的成本价,整体浮盈在38.55亿港元,1年半时间收益率达到143.4%。虞锋在云锋金融中的份额,还在进一步提升。根据云锋金融最新年报,虞锋在云锋金融控股中的直接持股从之前的60%提升至70.15%,而云锋金融控股在Jade Passion的大股东Key Imagination中的持股从68%提升至91%,可见马云、黄鑫等人均向虞锋转移了相应层面的股权(图8)。而虞锋的持股市值对应30.57亿港元(70.15%×91%×73.21%×56%×116.8)。另一大股东黄有龙的持股市值在17.52亿港元。

此外,虞锋在2016年已陆续将自己在云锋基金多个相关的投资实体里的股权,转移至其母亲王育莲持有。这是否为了加强其个人对云锋金融的控制,而作出的隔离?虞锋,还会不会是云锋基金的核心人物?

粗略算来,聚众果真只是虞锋多年行走江湖的第一桶金而已。聚众16亿元,华谊10亿元,通过铼钸投资持有世纪游轮账面市值96亿元(2017年4月10日数据),蚂蚁金服持股估值15亿元,再加上在云锋金融中的持股市值30.57亿港元(2017年4月10日数据),虞锋母子的身家已超过160亿元。

如果加上在云锋各基金中会体现的GP分成及LP收益,估计虞锋的财富值在200亿元之上,位列2017年的新财富500富人榜第87位。置身中国财富之巅,与其不显山不露水的低调形成了鲜明反差。而如今,手握云锋金融的他,无疑还有峥嵘岁月可以期待。

点赞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