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资人是创业公司“拼命文化”的罪魁祸首

现在的创业公司都在鼓吹加班的益处,但是人们都知道要劳逸结合,所以加班的风气到底从何而来?本篇文章将矛头直指投资者。Ruby on Rails的创始人David Heinemeier Hansson几日前发表了一篇题为”Trickle-down workaholism in startups“的文章,狠狠批评了现在创业公司压榨员工的现状,并将源头指向风险投资人。在中国,北上广被迫加班到深夜的青年们比比皆是,提早透支自己的身体,但是如果没有效率,这又有什么意义呢?

如果你想知道为什么现在创业公司员工的工作习惯如此不健康,简直像是病态的工作狂,你可以先看看他们风险投资人的态度。

下面是两个风险投资人Keith Rabois和Mark Suster的Twitter截图。

 

投资人是创业公司“拼命文化”的罪魁祸首 | 投资人说

解释一下上面这群人在说啥:

  • Blake Robbins连发了3条Twitter:“我刚开始在科技行业工作的时候,我觉得周末和假日加班简直太‘酷’了。”“但是因为工作见不到朋友和家人却不‘酷’,累到虚脱也不‘酷’。”“我跟你们讲,对手打败你不是因为他们工作更久,而是因为他们更有效率。”。
  • 投资人Keith Rabois转发了Blake Robbins的Twitter,评论说“大错特错”。Miguel de lcaza对Keith表示不赞同,并附上“老板们,看清楚了,别从这样的人这里拿钱。”,Keith当然会予以反击:“谢谢你啊,帮我过滤掉了一批‘游客’。”
  • 对于这些人的争吵,Mark Suster调侃道:“科比和博尔特都说‘要有效率而不是时长‘,可千万别听。”

以上的言论颇为常见,人们认为创业公司对于加班是一种执念,不仅鼓励员工燃烧自我,甚至把它当作了硬性要求。好像这样就可以把一个人一辈子能创造的所有价值全部压缩到了风投的时间期限里。

如果你想要Keith或者Mark的投资的话,你要做好心理准备,因为你的假期、周末、爱好、家庭聚会、亲子时间都可能会不见踪影。

但是已经签署投资合同的人压力山大,而且这种压力会从领导层向下蔓延,像滚雪球一样越来越大。因为一旦投资下放,确定了员工激励机制,就需要员工来做出万分努力,去达到那些野心勃勃的预期。

狡猾的老板想用有经过米其林三星厨师精心烹制的本地有机蔬菜来哄骗员工留在公司,甚至还有其他的“仅办公室提供“的优良条件。这样的话,就好像是员工们自愿在早上睡眼惺忪的时候就出现在该死的办公室(有时他们还会睡在公司)。

如果这种引诱不起作用的话,老板们又会高谈阔论,大谈特谈工作的高尚:我们不是为了吸引眼球,也不是为了打广告去侵犯别人的隐私,我们是在联通全球!即使是重复性劳动也是有意义的!你们所有的牺牲都会为全人类做出贡献!

呵呵,是啊。

数据显示这种牺牲毫无意义且得不到相应的回报,程序员、设计师、撰稿人,甚至是经理,在每周疯狂工作80多个小时之后,换来的补贴仅仅是一点水果,就算买彩票也比这挣得多啊。

因为行业现状早已定格,所以人们依然还在前赴后继。沉没成本只是个丰满的理想,而现实却十分骨感。这也就是为什么用于设计股权结构表的所有工具都是如此有效。一旦上钩,全军覆没。但整个行业依旧无视睡眠,休息,合理持久的工作习惯的重要性,即使很多名人多次强调。比如篮球巨星科比·布莱恩特非赛季时每天也只练习6个小时,他的敌手勒布朗·詹姆斯也将睡眠和休息看作是决定球场发挥的重要因素。作家特罗洛普,狄更斯以及达尔文,他们都只在白天进行固定且适度的工作,其余的时间都留给自己。不管是运动员还是作家,他们都不会在一段时间内疯狂持续工作,他们所取得的成就恰恰是因为他们科学的工作习惯。

仅仅是创建一家创业公司怎么会比得上《物种起源》对人类的贡献,又为什么敢要求员工做出更多牺牲?简直是胡扯,领导层既不需要写一篇文章来记录自己的牺牲,也没有权利把员工当做自己成功路上的炮灰。

工作狂也是一种病,我们需要帮助他们治疗,而不是为他们的惨痛经历欢呼喝彩。

编译组出品。编辑:郝鹏程

点赞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