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势资本合伙人焦伟:人工智能大数据在这5个领域容易变现

我投项目主要看三个维度:高成长性、高技术门槛和高营收。

高成长性意味着项目爆发力强,投这类项目代表投资人进取的一面;高技术门槛意味着项目存在一定技术壁垒或技术垄断,投这类项目代表投资人激进的一面;高营收意味着项目变现能力强,投这类项目代表投资人稳健的一面。

这三个维度很难交叉。一般来说,同时具备高技术门槛和高营收的项目很少,高技术门槛意味着别人很难进入,但也经常处于比较早期的研发阶段,烧钱烧得厉害,营收必然上不去。同时具有高成长性和高技术门槛的倒是有可能,比如技术较快实现商用,成长性就会比较好。

创势资本不追风口,但更看重赛道耕耘和投后服务。风口上的项目不但贵,滥竽充数的也很多。

创势资本的赛道主要分布在人工智能大数据消费升级和文体娱乐等几块。

人工智能大数据五大领域变现情况喜人

大数据可归入上述维度里的高技术门槛一类。这个赛道很多人不愿意投,不但估值虚高,而且变现比较难。

的确,人工智能和大数据的市场爆发远未到时点,但在某些细分领域已开始商业化应用,营收情况也很喜人。

第一个领域是语音识别,科大讯飞、出门问问等企业是其中的佼佼者。

第二个领域是无人驾驶已经有不少车企对无人驾驶的一些边缘应用进行商用。

第三个领域是机器视觉在安防领域,海康威视给交管局提供车辆识别系统,给公安部门提供疑犯追踪系统。人脸识别也运用到了对于支付安全要求特别高的金融领域,招商银行在单笔超过20万元转账时会启动人脸识别。在社交传播领域,faceu、美图相机等产品里有些萌化应用的底层技术就是机器视觉。

第四个领域是机器人工业机器人、消费机器人、服务机器人题材在二级市场已经被反复爆炒,随着工业4.0时代的到来,机器人领域的商用前景比较广阔。

第五个领域是物联网。物联网是个比较宽泛的概念,国际上物联网做的比较大的都是单品,以智能硬件作为入口,抢占市场。智能硬件的发展眼下已经进入相对的低潮期,但它们所代表的入口背后的人工智能与大数据值得我们关注。

我们从2015年开始投大数据领域垂直项目。在诸多垂直项目中,普适性工具和具体产品形态涉猎较少,主要集中在行业垂直。

我们在娱乐大数据方面投了艾漫数据,它和腾讯是战略合作伙伴关系,和许多院线电影也有合作;在商业大数据方面投了玻森数据,现在在行业内也是数一数二的地位;在体育大数据方面投了彩球,它在欧洲杯期间单是彩票代销一项,营收就高达1.8个亿,这证明它在变现方面有独到之处;在艺术品大数据方面投了艺加一,这个行业偏冷门,但艺加一在短短一年时间里就完成了四轮融资,很多基金趋之若鹜,追着它投。

当然,我也错失过一些大数据项目。亚马逊有两个小伙子归国创业,做大数据的实时清洗和分析,这种可实现实时性的技术对于电商来说意义重大。我们关注这个项目的时间过晚,错过了最佳投资时机。

所以说,大数据和人工智能应用确实变现难,但不是说不能变现。如果基金在早期不做配置,到了后期再介入,成本会比较高,这种打法不太符合我们的投资阶段与投资体量。

消费者崇尚体验O2O市场教育功不可没

人工智能眼下很热,但我反而更看好消费升级和文化娱乐领域投资机会,因为经过O2O的市场教育,中产阶级消费意识开始觉醒。

2015年,大数据不是真正意义上的风口。当时的风口是O2O,但我没投。虽然很多O2O模式创业项目后来都宣告失败,但人们在体验O2O项目后发现,在价格与服务质量之间,他们宁愿选择多花点钱,也不用牺牲服务质量。

从2017年年末到2018年年初,消费升级会迎来一个巨大的风口。

我投过一个叫飞屋环游的项目,它就是一款典型的消费升级的产品。

飞屋环游定位于国人的境外私人助理,其中一项业务是旅行助理,你预定了这项服务后,私人助理就会去接机,然后陪同你到酒店,协助办完入住登记,舒舒服服地在酒店房间里住下,然后与你告别。全程不超过2个小时,但给用户带来了宾至如归的感觉。

也许你在国外有朋友,但很多人都不太好意思去麻烦人家,因为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事情,为了来接你,你的朋友可能要耗费大量的时间成本,向老板请假,顺便还要请你吃个饭,远不如自己付费买一两个小时的服务干脆利索。

旅行助理只是飞屋环游的一个基础服务,它还有商务助理和紧急救援服务,可以满足用户的海外置业与海外法律纠纷等需求。

飞屋环游创始人本身就是旅游达人,很懂境外旅行,在海外也有很多朋友,短时间内便迅速建立2000人以上的全球境外助理团队,团队成员没有一个是传统旅行行业的地接,从而杜绝了传统旅行社经常出现的提成与回扣等影响用户体验的现象发生。

投后服务跟不上,项目再好也不投

除了高技术门槛、高成长性和高营收三个维度之外,我还有一个投资策略:如果有某个项目,我无法为其提供行之有效的投后服务,即便再看好也不投。

所谓“投后管理”,在我看来,可以分为“管”和“理”两块。

我在“管”这方面定的原则是抓大放小,只抓趋势和大的指标,细节与策略性的方案交由项目方自行决断。

我比较重视“理”,也就是我们投资人所能提供的资源性的东西。

我们之前投过一个企业服务项目,该项目眼下很受基金追捧,而在年初,它还在面临团队信心不足等问题。当时我召集该团队所有中高层员工开了个会,帮他们把所有产品线梳理了一遍,分析其中最具优势的地方。

该项目当时有四到五条产品线,经过梳理,只留下定制化HR管理系统和视频领域招聘SaaS系统两条产品线,其余全部砍掉。

有个做软件开发的上市公司正好缺乏定制化HR管理系统,我便帮助双方做了对接。这家上市公司对该产品线如获至宝,以最快速度签署了合作协议。对项目方来说,有了这么大体量的上市公司作为合作伙伴,可以省去很多渠道拓展的成本和压力。

事实证明,我们这两年的运气确实不错,一期基金从2015年到现在,投了15个项目,账面浮盈为343%;二期基金从2016年到现在,投了14个项目,账面浮盈为183%;项目进入下一轮的比例为88%。

点赞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