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禾资本刘燕:文娱有泡沫,国内的IP变现要从断子绝孙式中逆转出来

4月26日,由清科集团、投资界、新芽空间联合主办的“跨界•共融•2017中国泛娱乐”沙龙在深圳市威新软件园举行,创客猫作为独家特约媒体到场进行图文直播和报道。

微信图片_20170426154704.png

在活动现场,刘燕发表了题为《2017 未来中国泛娱乐的挑战和变局》的演讲,刘燕表示看好文娱行业,同时用“冰火两重天”形容文娱行业。

首先刘燕说文娱是刚需,每个人都有追求快乐的本能,随着视频、游戏的发展以及移动端设备的普及,文娱行业演化出更多的可能,但是泡沫也是存在的,虽然她也不认为泡沫是坏事。

其次,关于文娱的困境。刘燕提了三点:

第一,难复制。文娱对内容的要求高,甚至有资本只看纯内容,复制性差。

第二,资本作用。资本在文娱的投资上有自己的选择,资本的作用也会影响文娱企业发展。

第三,主观偏差。同样的内容,不同的人给差别极大的评价是有可能的,所以有口皆碑对于文娱行业来说很差。

最后,刘燕定义了投资机构眼中的IP。做IP一定要有可复制性,一定要在广度和深度上多加以投入。并在创业时即定位自己公司,先定位自己的用户,抓住用户,然后将偏见或者主观偏差消灭掉。

以下为刘燕演讲实录:(经创客猫编辑,有所删减)

各位好,我是刘燕,来自松禾资本。

先简单介绍一下松禾,松禾是2007年成立,目前接近百亿资金规模,接近200家投资的企业,有40多家已经成功退出,上市或者并购或者上三板。我自己是从2006年开始接触投资这个行业,主要是做两端,A轮之前和PE两个阶段。我自己个人比较感兴趣的是文娱、教育、消费、互联网。

我比较看好文娱,而且我觉得文娱的形式可能在不同的时代会发生很多的变化,但这个娱乐的本身是没有变的。我从2006年开始在文娱领域有投资。最近关于文娱的各种新闻非常多。简单一句话说,冰火两重天。我的理解,对于优秀的企业它可能是很好的发展机会,优胜劣汰下越来越多优秀人才,资本向头部企业集中。对于抓风口的企业或者并没有真正准备好创业的企业,确实不是一个很好的环境。

简单看一下我找的一些标题,王健林是万达的老板他觉得中国影业肯定能超越美国。我也非常同意这个观点。但是也能看到2016年的票房增长没有大家预期的那么好,业内有一些声音比较担忧。这是任何一个行业发展必经的过程。当泡沫散去恢复理性,真正的电影制作人把更多的艺术性和商业能更好的应用之后,回归到本质还是中国的电影票房。只是电影票房会有不同的形态,什么样的电影适合去影院看,什么样的电影适合在家里看,有一些细分。

手游,可能没有人不玩游戏的。除了我们,还有我们的父辈甚至爷爷奶奶辈都有可能玩游戏,现在小孩两三岁都可能会去玩游戏。全民玩游戏是非常正常的状态。

网剧,有一些新闻,比如《余罪》下架。我也很看好网剧,我的想法是未来会出来一些新的公司,可能大部分的市场会被已有的上市公司或者比较注重创新,能够吸引年轻血液的好的已经成型的公司占绝大部分。但是初创企业还是留有机会的。

今天重点跟大家聊三个话题,文娱现在是风口还是泡沫;目前的困境;IP是怎么练成的。

第一个观点,我觉得文娱是一个刚需,每个人都有追求快乐的本能。不管是去电影院看电影还是在家里玩游戏、看动漫。成本支出相对是有限的。我觉得未来宅是一种文化。虽然从理性上来说我们应该走出户外,更健康的生活模式。但我自己觉得宅一定是一个大趋势。因为假设经济越来越差,你只要出门就要花钱。所以在家里能解决或者附近几公里范围内能解决的娱乐需求会占据很大的部分。

再看两组数据,上面这一组,是今天中国文娱市场的行情。一集电视剧1000万。中国的文娱市场在快速发展过程中,这个过程并不是那么一帆风顺。

再具体看一下,美国是非常稳定的市场。从这两张图可以看出,不管票房和观影人次的增长都很成熟,它发展比我们快二三十年。而中国是高速增长的过程。

游戏市场也是一样,我们也是高速发展的过程,只是用户增长开始放缓。而市场规模在增大。单个用户的UP值在提高,所以才会有今天这样的不同。

网剧,现在三大视频统计的数据,全网付费的用户有6000万,今年过亿应该是大概率事件。未来真正注重作品本身,注重品质,关心用户的需求,用心去做产品的人,一定会在这个市场里面分得一杯羹。未来的网剧市场,除了已经上市的公司有优秀的人才,很好的现金流,所以能够控制大多数的市场之外。初创的企业可能在各个领域会找到自己最擅长的。比如做悬疑、推理,都有自己的一席之地。

移动端,因为移动环境的发展,大多数人越来越多用移动的手机看。简单说,不管在飞机场还是高铁站坐火车,甚至带孩子上早教等他,所有人都是拿着手机,不管是看小说、看视频、玩游戏,就是一个低头族。这就是我们今天所面临的情况。

我们更倾向于是年轻人主导和倡导这些内容,年轻人是更懂年轻人的。所以我们投入网剧里面,投资的几个核心人员都是90后。这也是这个行业比较特别的一点。

我们看一下这两张图,(见PPT)我们在中国看过很多文娱企业,大家都在说我要做迪士尼,迪士尼的发展是经过非常长的时间。给我们的启示是文娱不是快行业,行业不同。有的行业是快行业,有的行业就是需要用心沉淀做,一部一部作品说话的,文娱就是这样类型的企业。我们可以多关注迪士尼,如果中国的企业想做成中国迪士尼,就一定要研究。它有几次在历史上的收购值得称赞,它在收购的过程中需要整合,把这些企业真的产生协同效应,对整个大的商业帝国有一些真正的价值的增加。这几个案例都是可以值得深入研究的。

如果纯说国内,很多A股企业在收购的时候注重的是收购企业,看收购利润。完全是不一样的。所以我觉得认真做文娱企业的人和在A股玩资本市场的人很不一样。这也是我们关注的地方。

我自己的看法是文娱并不是一个风口,如果说风口,那它一直都在风口,也确实存在泡沫。但对于好企业而言,有泡沫也不是什么坏事。

文娱的困境。第一,确实很难的是可复制性。所有做内容的人都会注意到一点。我们看两家上市公司,在美股上市的好未来,是一家教育企业,拥有学生数和稳定的现金流,它企业的增长是非常可观的。网易,网易已经是游戏企业里面非常优秀的,也不断在出新产品。但是国外的资本市场对中国有些企业的认知就是纯内容,你的内容具有不可复制性。这也是不同行业之间的差异。

第二,资本作用。看一下两个明显的快公司,滴滴和快的,两年融资几亿美金,迅速做出一家规模大的公司,不管是用户数、增长。我们作为投资机构在文娱企业发展过程中,我们的价值在哪里。还是在早期,比如天使阶段、快要上市的阶段都有一些作用,因为它手上需要很多钱。这也是我为什么投文娱只投两端的原因。

第三,主观偏差。看《大鱼海棠》,豆瓣评分6.6。当时出来的时候,男生都觉得这部电影在讲什么,很垃圾。但是女生都觉得很好。公司做一部作品的时候一定要定位清楚,你很难像《人民的名义》这种,什么年龄层,什么职业都通吃。这种现象级的还是需要一些运气。据说它现在收视率破7,是中国电视史上都没有遇到过的事。

最后看一下IP市场,IP是一定有价值的。什么是IP?我们要稍微定义一下。我们认为IP是有大量的粉丝喜欢它,并且持续产生优质内容,可商业化的。我们定义这样的IP是投资机构通常讲的IP。我们会希望创业的公司能够在IP厚度上继续投入,在变现上结合好。

举例,说中国捕鱼叫断子绝孙式的捕鱼,有一些IP的变现也可以套用这句话。这对于整个公司或者IP而言不是最好的变现方式。

几个变化,《武动乾坤》相对比较稳定。《美人鱼》电影票房非常高,30亿,这个百指我们管它叫爆发式的。放在一起看就可以看出,电视剧跟电影不一样,几乎会成为一种主流,百指会更加稳定。放到一起看就可以看出我们的优势。电视剧也会有它的优势。好莱坞过来的品牌电影,会出系列。这种百指我管它叫脉冲式的,对于变现上也是比较有帮助的。这是漫威的很多百指变化数,都是脉冲式的走向。

我们的心得,做IP一定要有可复制性,一定要在广度和深度上多加以投入。资本的作用是我们可能作用不一定那么明显。我们希望在早期能够挖掘出一些具有做出好的IP潜质的公司投资。同时对于即将IPO,手上希望融到两三亿的公司,我们也愿意投资。第三,任何一个创业企业,在定位自己公司的时候,还是要先定位自己的用户。我的作品是给谁看的,还是要抓住用户。尽量把自己的偏见或者主观偏差消灭掉。

这是我的一些心得,接下来有机会大家私底下再交流,谢谢!

点赞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